去中国旅游 吃过最恶心的昆虫饭

给编辑们~5星吧,我们会坚持分享更多好内容。

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(No Ratings Yet)
2015-12-08 15:23 阅读 1,590 次 评论 0 条

Nic Fleming

“服务员,服务员,我的汤里有只苍蝇。”我指着勺子里的菜说。严格来说,菜里那些纺锤形的橙棕色虫子是蚱蜢,但我为了押韵,还是把它们说成了苍蝇。

前来招呼我的服务员叫艾丽斯(Ellis),他幽默地对我报以微笑。很显然,作为这里的第一批食客之一,我也是他招呼的第一位客人。但由于他工作的这个地方号称英国第一家昆虫餐厅,我相信我应该不会是最后一个。

Grub Kitchen于2015年11月开张,位于彭布罗克郡圣大卫附近,这是英国第一家在多数菜肴中都加入了昆虫的餐厅。虽然对西方人来说有些古怪,但在很多国家,吃虫子早已成为家常便饭。随着世界人口快速增长,人们对肉类和鱼类的需求也在迅速增加,越来越多的人认为我们目前的饮食方式是不可持续的。

这就难怪之前的一些激进思想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重视。丹麦大厨瑞倪·雷泽皮(René Redzepi)多年以来一直在他位于哥本哈根的Noma餐厅里颂扬吃虫子的美德,而伦敦的Archipelago餐厅也提供了几道用虫子制作的菜肴。

但Grub Kitchen的某些菜——例如黄粉虫鹰嘴豆泥、墨西哥虫卷和辣椒拌蟋蟀——真的是解决这个问题的好办法吗?这些新奇的食物应该留给真人秀选手来品尝,还是真的能够成为世界人民的口粮?另外,还有一个单靠科学研究无法回答的问题——它们的味道究竟怎么样?

为了一探究竟,我专门在那里预定位子,亲自品尝昆虫大餐。

蒜味蚱蜢汤

我的头菜是火烤红辣椒以及加入了少许大蒜和蚱蜢的番茄汤。蚱蜢躲在罗勒叶底下,双眼紧紧盯着我,令人不寒而栗。然而,这些昆虫尝起来有点像美味的果仁,跟它味道最接近的应该是榛子。这些昆虫还给汤里的烟熏辣椒增添了些许嚼头儿。

蚱蜢躲在罗勒叶底下,双眼紧紧盯着我,令人不寒而栗(图片来源:Nic Fleming)

“身为一名厨师,昆虫为我提供了尝试新东西的好机会,这是一种几乎没有人使用的配料。”Grub Kitchen创始人兼总厨安迪·霍尔克劳福特(Andy Holcroft)说,“我想证明昆虫也是营养丰富的美食,而且能成为一种可持续性更强的蛋白质来源,代替大量饲养的家畜。”

联合国估计,到2020年,全球人口将增加23亿,对动物饲料的需求则会增长70%。用大豆和鱼类制成的高蛋白饲料价格已经飙升,而畜牧业排放的温室气体也已经超过飞机、汽车和其他交通运输工具的总和。

昆虫可以成为一种解决方案:它们的蛋白质、脂肪、矿物质和维生素含量都很高。2013年发布的一项研究发现,如果要获得相同数量的肉,昆虫的饲养效率分别达到鸡、猪和牛的2倍、4倍和12倍。可以使用过期食品或农业肥料喂养昆虫,它们需要的水很少,产生的温室气体也远低于传统畜牧业。

问题在于,人类真的愿意吃昆虫吗?

红酒沙司里的蠕虫

接下来是一个松饼,搭配的红酒沙司里放入了时令蔬菜、黄粉虫和蟋蟀。尽管我一向认为自己是个大胆的吃货,但在看到肉汁表面的黄粉虫时,我还是退缩了——它们看起来跟蛆很像,只是比蛆长了3倍。

Image caption松饼里的黄粉虫可能让很多食客退缩,但研究人员指出,人们的口味很快就会发生变化 (图片来源:Nic Fleming)

这个“令人作呕的因素”将Grub Kitchen的其他食客分成了两派。丽莎·雷福斯(Lisa Reeves)是当地学校的一名助教,她认为蚱蜢就像酥脆的烤肉。但她的女儿却并不赞同。“我不会吃这些东西,”8岁的阿拉娜(Alana)说,“看起来太恶心了。”13岁的梅根(Megan)对这些食物更加厌恶,她把毛线帽子使劲往下拉了一下,遮住自己的眼睛。“因为我吃着蚱蜢喝了一口她的柠檬水,她现在已经不理我了。”她妈妈说。

但正如研究人员所说,人们的口味很快就会改变。“不久之前,大家还觉得寿司很奇怪。很多人认为没有英国人愿意吃那种恶心的日本食物。”喜欢吃昆虫的普利茅斯大学副研究员彼得·史密瑟斯(Peter Smithers)说。

“如果你以一种讲述见闻的有趣方式告诉人们,世界各地都有人在吃昆虫,相信多数人都愿意尝试一下。”

虫子汉堡

出于研究的目的,我品尝了第二道主菜。Grub Kitchen的招牌菜是用黄粉虫、蟋蟀和蚱蜢制作的汉堡,还配上了玉米片和上面撒了许多蚂蚁的蒜蓉蛋黄酱。它看起来就像蔬菜汉堡,但味道和口感更好。咬碎蚂蚁的时候,我意外地品尝到类似柑橘的味道和酥脆的口感。

Image captionGrub Kitchen的招牌菜:虫子汉堡(图片来源:Nic Fleming)

虽然我喜欢这道菜,但它的口感却未必会受到所有食客的青睐——正因如此,有人认为昆虫虽然可以在人类的饮食中扮演重要角色,但应该在食物链上更进一步,把它们做成牲畜的饲料。美国、加拿大、法国、荷兰和南非都在建设更大的昆虫农场,为传统的牲畜提供高蛋白饲料。

在世界其他地方,消费者对于直接吃昆虫的顾虑并不大。东南亚的糯米、巴西的巧克力和中国的汤羹中都会加入蚂蚁。泰国人喜欢吃油炸蚂蚱,墨西哥人则会拌着辣椒和青柠一起吃。澳大利亚原住民则很喜欢吃木蠹蛾幼虫。

事实上,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的报告,超过1900种昆虫被人类当做食物来源,全世界至少有20亿人仍然以昆虫为食。

撒克逊人虽然也曾经食用金龟子的幼虫,但这种行为如今几乎已经在英国销声匿迹。随着耕种方式的改进,专门花时间在野地里捉昆虫的方式已经逐渐被人抛弃,尤其是在昆虫生长较慢的非热带地区。

“热带地区的人吃昆虫更多,原因之一是那里的昆虫长得更快,但在气温较低的温带地区,由于昆虫数量较少,因此不值得专门捕捉。”史密瑟斯说。

石板街甜品

或许的确如此,但艾丽斯刚刚给我端上来的这份石板街甜品中肯定也有一些昆虫。不过,蚱蜢和黄粉虫淡淡的味道已经被巧克力和棉花糖的甜味掩盖了。

Image caption巧克力和棉花糖的甜味掩盖了淡淡的昆虫味(图片来源:Nic Fleming)

霍尔克劳福特和其他在英国出售昆虫食物的人目前受到严格的限制,只能从荷兰和加拿大进口干燥的虫子,那些地方都有小规模的昆虫农场。

目前,在英国饲养昆虫供人类食用是合法的,但似乎还没有人从事这项业务。至于针对传统牲畜制定的现行法律是否适用于昆虫,专家们意见不一。霍尔克劳福德希望有一天也能够自己养殖昆虫。

“我们现在只能从国外购买冰冻的干燥虫子或脱水虫子。”他说,“如果能够使用新鲜昆虫,可能还可以通过慢烤等不同的烹饪方法提供不同的口味。”

由于气候原因,还有人怀疑在英国养殖昆虫的经济效益。怀疑者指出,成本是一大主要障碍:最便宜的黄粉虫目前的批发价约为每千克45英镑——比牛肉馅贵了10倍。蟋蟀的价格是黄粉虫的2倍,而蝗虫的价格则是蟋蟀的2倍。

传统肉类的价格今后可能会上涨。但完全可以计算出实现工业化养殖之后,以昆虫为基础的蛋白质成本究竟是多少。

与此同时,霍尔克劳福特希望能为Grub Kitchen吸引足够多喜欢冒险的食客,把昆虫餐厅做成一门成功的生意。“主要挑战并不是让人们尝试去吃昆虫,”他说,“而是让他们纯粹为了吃饭而成为回头客。这不只是我的餐厅面临的挑战,更是整个昆虫饮食行业的挑战。”

请访问 BBC Future 阅读 英文原文

(责编:友义)

版权声明: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谢谢支持!
转载请注明:去中国旅游 吃过最恶心的昆虫饭 | 美国旅游中文网
分类:旅游头条 标签:

发表评论


表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