杨乐专栏 | 向惠灵顿出发

如果可以选择,你是否愿意知道自己的生命在何时终止?结果是96%的人选择“不愿意”。杨乐则属于那4%。她说,想在离开之前,把万水千山走遍。于是,她在2012年辞职创业,经营起海外马术夏令营,马不停蹄地周游世界。

直到她来到新西兰:对我而言,新西兰是一剂能开七窍的药。我本以为,留学欧洲六年期间,把世间最美的风景看遍,却发现,自己不过是一只井底蛙。于是便有了这本《骑马,在新西兰的春天里》。每周六,凤凰网旅游将连载这本独特的散文,跟着杨乐一起感受新西兰不一样的温度吧。

从罗托鲁瓦出来,下一站目的地是首都惠灵顿,距离现在的位置有将近五百公里,几乎要穿越大半个北岛。根据一路走一路停以及保不准遇到交警的经验,估计一整天也恐怕难以抵达,倒不如随性而动来得痛快。于是,我临时决定去了怀奥塔普(Wai-O-Tapu)。大概是九寨黄龙的印象太重了,所以觉得这个地热公园的颜色有些寡淡。后来才知道,这里最有意思的是一个每天早上10:15定时喷发的间歇泉,偏又错过了。

不知不觉,人烟渐少,窗外的北岛开始撒野。树木不见,漫山遍野的灌木疯长,长成赤褐色的世界,如从人间忽入荒原。天气瞬息万变:片云过境,急雨骤至,俄顷而住,彩虹即现。道路两旁山丘原本又小又圆,忽而又杀出陡直的大雪山。云雾在山间乱成一片,细看才知是积雪被山风吹起,撒向空中,令人惊骇。山头在乌云下面忽隐忽现,满是“山雨欲来”之势。霎时,“唰”地一下,车身一个大横移,白沙从天而降,视线全无,不辨南北。冷汗顿出,急忙减速,唯恐此时对面来车。大灯、雾灯、应急灯通通开启,聊慰心中慌乱。狂风的血口嘶吼呜咽,沙石的利爪扑打刻划,全车无处不在发抖,钢铁之躯仿佛薄纸一张。不知战栗着爬了多久,忽然眼前亮了,风平浪静,恍如隔世。

终于渐渐收了惊魂,不觉自问究竟身在何处,如此之奇之险。在iPad上定位一看,居然已经置身于汤加里罗(Tongariro) 国家公园而不自知。

被封为国家公园,来头可不小。这里火山密布,其中还有15座是活火山。或许是因为火山的神秘力量,土著毛利人把此处奉为圣地。有一座活火山,毛利人叫它做“鲁阿佩胡(Mount Ruapehu)” ——“喷火的火口”,就是《魔戒》中“末日火山(Mount Doom)”的外景地。皇后镇的朋友Ella后来告诉我说,偶尔有《魔戒》的影迷,从Jens Hansen珠宝公司(电影中所用道具“魔戒”的制造商)花重金购买“魔戒”,然后乘直升机到鲁阿佩胡山上方,亲手投入火山口,将其毁灭。

《杨乐专栏 | 向惠灵顿出发》

《杨乐专栏 | 向惠灵顿出发》

《杨乐专栏 | 向惠灵顿出发》

汤加里罗国家公园非常大,气象万千,却荒无一人。因为受过惊吓,所以车锁得紧紧的,不敢下车闲逛。整个穿越,没有看到一辆车,时间漫长得像掉入了黑洞。

慢慢的,景色又开始变化。绿色又渐次充盈了起来。前方突然开阔,出现一个大大的缓坡。左侧,一片河谷的崖壁展开在眼前。道路沿坡而上,与河道蜿蜒同行。河道这侧大大低于彼侧,方觉彼岸的崖壁巍峨无比。天光此时刚好斜往崖壁的方向,真是岩白木青,光彩照人。一路上到坡顶,正好在崖壁正上方可以俯瞰的位置,连河水也收归眼底。刚刚好,这里有停车观景的位置。

视野极佳,远山近水,高低错落。水行其间,犹如撕裂大地。草色遥看堆烟,木秀不需浓叶。李青莲写得尽兴:“登高壮观天地间,大江茫茫去不还。”

时光仿佛回到了荒度六年青春的瑞士老城弗里堡(Fribourg)。预科结束考上大学那年,刚好大学的新教学楼完工。然而,新楼迎合了现代建筑的直线和灰暗,逆反了弗里堡古城的气质。可唯独一个好处,就是图书馆。

整整一面墙的大玻璃,正对着一整座山崖。跟眼前这般景色如出一辙:河水寂然,岩壁宽阔。沿坡而上,草木错落,掩映大大小小的百年老屋。晨雾月华,云浮雁过,春艳秋黄,夏翠冬白。那些年月里,对着如斯美景,不知为青春添了多少情愁。

在这里驻足眺望,神思遐想,若不是眼睛在风地里涨了大水,定要发上好一会儿呆的。

贪恋途中风景,自然是走不快的,天都黑透的时候,才到惠灵顿以北100千米的莱文(Levin)小镇,住到了Greenacres民宿。一对老夫妻Dorothy和Derek接待了我。家里十分雅致,我在舒服的大床上倒头就睡,温柔地结束了一天的惊心动魄。

梦又沉又长。早晨起来,看到窗外一片破败,草伏枝落,水汪汪一片泽国,才知道昨夜雨急风骤。慢慢地享用Dorothy做的美味早餐,近午方出发前往惠灵顿。

在新西兰养小孩

第二次看到新西兰的大海,是在邻近惠灵顿的派卡卡里基(Paekakariki)。本来天低云厚,海面也灰蒙蒙没有神采。忽而,天空开了一个口子,顿时金光直泻,天通了海,把蓝色都挑逗了起来。又因前夜下过雨,空气中水汽充沛,被这无端的暖意一蒸腾,便朦胧了海面。

面对美,总禁不住要停下来观赏的。可是世界上最远的距离莫过于海景在右,我却在左车道,车水马龙难以插足,更别说道路沿海边山崖而建,弯道又急又多,一时都不得松懈。也顾不上后面跟了一大串车子,只以40码的速度开着,左一眼看看路,右一眼看看海,心内连连称奇,嘴里不住叹息。待到路缓车少时,海已不觉退到身后,只留下发梢的一缕余香,令我抱憾不已。如今想来,那景恍如只在梦中出现过一般。

还在恍惚之中,风雨又兴起来。不管在奥克兰还是惠灵顿,新西兰的大城市总是以洗礼的方式迎接我。更奇的在于,连预订的住宿也彼此商量好了似的“高不可攀”。穿过惠灵顿市中心,本以为还算平坦,可导航又一径把我带上了极陡的坡道。这个住宅区为了面朝大海,所以依山势而建。自从在奥克兰遭遇撞车,还是第一次回顾这样的心惊肉跳。不过,正是因为有了这个高度,才能看到很远很开阔的海景。

《杨乐专栏 | 向惠灵顿出发》

到达目的地,也学其他车停在路边。本来就窄的路面因为停了一排车而越发局促。伞是无论如何打不开的,索性把冲锋衣的帽子戴起来,权当雨衣了。艰难地挪了一路,找到20号,便按了门铃。开门的女士得知来意,笑我走错了地方。但随即又说刚好要出去遛狗,可以带我过去。原来我要找的民宿还在上面一条路,因为相邻很近,路牌又不明显,所以害我冒失了。待我回头感谢的时候,那位女士淡淡一笑,在行走困难的天气中稀松平常地遛狗去了。

Robin在二楼阳台上看到了我,隔空打了招呼,便下来开门。这是个像公寓般简素的独栋小房子。一楼是客房,二楼才是起居室,三楼就是主人房了。一层楼就一两个房间,每天要跑上跑下的,他们并不嫌麻烦。客厅有一个区域铺了塑胶地板,估计有刚出生不久的小宝宝。刚想问Robin的小孩在哪里,就听见楼上有人下来。Robin原来还娶了个中国太太!她的怀里果然抱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婴儿。我欢喜地过去打招呼。太太Jane也是个极和气的。她个头不高,产后的身材还有些肉肉的,干干净净一张脸,天生一副母亲的温柔笑容。

客厅的落地大窗正对海湾。外面风雨作响,感觉空气在与我们说话。我和Jane就在暖屋里聊起来。Jane和Robin在一次聚会上认识后,Robin每天都到她工作的银行去等她下班。Jane笑着说虽没有对Robin一见钟情,但相处久了,日子就磨出了味道。如此一来,方有了现在的光景。Jane对自己的生活很满意,海给她一家带来许多乐趣,钓鱼、游泳、晒太阳,日子就这样悠闲而过。阳光、沙滩、空气、海水,世间最好的东西都有了,让人舒服得哪儿都不想去了。生孩子也什么都不管,婴儿车、尿不湿、奶瓶,政府样样都送到家里。

下午转了晴。没什么事,便坐公交车到市中心随意逛逛。实在是不敢在市中心开车了。谁知天气转眼又变了,天如滚墨,风似破竹,幸好逛到新西兰国家博物馆(Museum of New Zealand Te Papa Tongarewa),便进去躲雨,顺便参观一下也好。

按图索骥

1. 罗托鲁阿地热公园网址:http://waiotapu.co.nz

2. 喜欢在荒野探险则不能错过汤加里罗。积雪覆盖的火山口,色彩绮丽的火山口湖等都是这个世界自然文化遗产值得称道的奇观,更不用说难得一见的沸泉、间歇泉、沸泥塘等。

3. 莱文镇Greenacres民宿:http://www.triPadvisor.com/Hotel_

Review-g1076293-d2313918-Reviews-Greenacres_B_B-Levin_Manawatu_Wanganui_Region_North_Island.html

4. 新西兰国家博物馆网址:http://tepapa.govt.nz。新西兰国家博物馆给人的感觉非常“毛利”。毛利族的一切都被收藏:从起源到历史,从吃穿住行到艺术时尚,等等。新西兰对于少数族裔和原住民的尊敬与保护令人赞叹。

 

凤凰网旅游微信公众平台账号:travel_ifeng

生活家私人微信:lifeofwealth2015

凤凰财经生活旅游工作室出品

来源:凤凰网旅游

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凤凰网旅游微信公众号,回复【全球GO】,了解最与众不同、最意趣的境外目的地攻略,回复【远方】,欣赏震撼心灵的图片文字,探寻国内旅游目的地人文故事

如果你遇到过一家隐世小店,一家极致美味的餐厅,一处令人无法忘怀的景致

欢迎投稿至:all_travel@ifeng.com

我们将为你的作品提供亿万人观看的平台

极致旅游体验,就在凤凰旅游 

 

《杨乐专栏 | 向惠灵顿出发》

点赞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